邹志强:“埃尔多安的梦想”,《环球》
来源:美高梅官方网站66159 发布时间: 2020-03-03 浏览次数: 65

202033日,美高梅中东研究所邹志强副研究员在《环球》发表评论文章《埃尔多安的梦想》(见《环球》2020年第5),全文如下:

埃尔多安的梦想

如果要从中东北非地区选出一位近年来媒体曝光度最高、外交动作最频繁也看似最复杂的国家领导人,可能许多人会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伊朗、乌克兰、北约……几乎随便拎出一个关于近期热点国家或机构的话题,都能在其中看到土耳其的影子,而作为土耳其领导人,埃尔多安在国际政坛的存在感也不断增强。

2003年出任土耳其总理到如今担任总统,埃尔多安已执政超过16年。一些观察人士指出,埃尔多安上台以来,一直以恢复土耳其的强国荣光为己任并为此上下求索,然而,现实与梦想的距离,难以凭某个政治人物的一己之力就能够跨越。

“大国梦想”跃然纸上

从土耳其国内看,埃尔多安通过宪政制度改革,成为一些人眼中的强势总统,也在地区范围内成为政治强人的典型代表之一。

从国际层面看,在埃尔多安带领下,土耳其加快回归中东,谋求地区主导权,在大国之间纵横捭阖,试图按照自身利益塑造更为有利的国际格局,在近年来的国际舞台上刷足了存在感,大国梦想跃然纸上。

强势回归中东和谋求地区主导权,体现出宏大的地缘政治抱负。埃尔多安时代的土耳其推出的外交政策,对中东、巴尔干、高加索等地区的关注度大幅提升。

近年来,土耳其深度介入中东地区事务,虽然屡屡受挫,但依然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卡塔尔、利比亚等地区热点问题上多向出击,“硬杠”以色列、沙特和埃及等其他地区大国,致力于塑造自身的地区领导地位。

虽然土耳其与其他地区大国的争夺夹杂着宗教因素和发展模式之争,但实质上还是地缘政治之争。在叙利亚,土耳其更是多次直接出兵,虽然首要目的是打击被其视为心腹之患的库尔德武装,但力争在未来的地缘政治格局中获得更大话语权、提升大国地位和影响力,也是重要考量。

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土耳其在美、俄、欧等大国和联盟之间纵横捭阖,谋求本国利益最大化,一度占尽风头。

土耳其一直游走于美俄两大力量中间,以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利益,也推动地区格局发生微妙变化。虽然美土两国在“居伦运动”、库尔德人武装、土俄关系等问题上矛盾不断,互信持续下降,但两国在战略上仍然互有所需,美国依然十分看重土耳其关键的战略地位和地区角色。

与此同时,土耳其与俄罗斯相互借重,两国领导人保持了高频率的互访,提升了在军售、能源和叙利亚等问题上的合作与协调。特别是就叙利亚问题形成了俄、土、伊(朗)三国协调机制,坚持购买并部署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

土耳其与欧盟之间互信下降和关系停滞近年来更为明显,但双方仍互有所求,土耳其在经济上依赖欧盟,而欧盟在难民问题上有赖于土耳其的配合。欧盟虽然对土耳其有诸多不满,却始终投鼠忌器,缺乏制衡土耳其的有效手段,土耳其在对欧关系中也一向十分高调和强硬,力争获得平等的大国伙伴地位。

在埃尔多安领导下,土耳其在中东、非洲和全球治理等层面积极行动,争当“地区领袖”和“全球性大国”。

一是其通过在巴勒斯坦问题、阿富汗和谈进程等问题上的介入,努力塑造地区领袖的国际形象,提高在中东地区乃至伊斯兰世界的影响力。

二是其南下非洲的势头很猛,不断加大对非洲的经营。近年来埃尔多安多次访问非洲国家,加大对非洲的援助力度,召开土耳其与非洲高层论坛等。与此同时,土耳其在非洲之角军事动作频频,在索马里建立了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并寻求与苏丹、吉布提扩大安全合作,提升了在非洲之角的军事存在,借此提升在更广泛地区事务中的发言权与影响力。

三是其不断提升与亚洲新兴大国的合作,通过G20、联合国等多边舞台扩大对全球治理的参与力度,提升大国影响力。埃尔多安多次表示世界事务不能由五个国家说了算,对安理会五常制度表达不满;利用G20峰会,广泛开展大国外交;用向东看外交政策扩大与亚洲国家的经济合作,借助上海合作组织提升自身影响力。

深层制约梦难圆

多年来,在埃尔多安领导下,土耳其在国际舞台上或大放异彩或招来非议。复杂局势下,埃尔多安的大国梦究竟能走多远尚未可知。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风光无限的埃尔多安,在施展拳脚时,也会面临多重深层次制约。

首先,实现大国梦想的国内实力基础明显不足,土耳其中等国家的实力不足以支撑起其“全球性大国”的雄心。近年来土耳其经济增长乏力,且易受外部因素冲击,至今仍未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衰退状态中走出来,货币贬值风险居高不下,国际信用评级不高,经济前景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2019年土耳其实际GDP增长率仅为0.2%,而通货膨胀率高达15.7%。与此同时,美国的制裁威胁一直没有消除,这对于高度依赖外来资金的土耳其经济来说始终是一把高悬在头顶的利剑,而连续出兵叙利亚也对其国内经济和社会稳定带来负担。

在此背景下,埃尔多安提出的“新土耳其”和“2023愿景的宏大发展目标的实现难度较大,其面临的国内发展压力也日益增大。有分析人士指出,总体上看,土耳其仍只是一个地区大国,当前又遇发展瓶颈,可持续发展动力不足,其大国梦想受到自身实力的根本性制约。

其次,土耳其的大国梦想难以获得外部大国的有力支持,大国平衡外交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土耳其与美国、欧盟之间均矛盾重重,摩擦不断,与俄罗斯的合作也带有实用主义性质。在大国之间“走钢丝”,难免存在“失足”的风险。但无论是解决国内经济问题还是纷繁复杂的地区问题,土耳其都离不开美俄等外部大国的支持,政策选择余地有限。

由于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美国在极力避免将土耳其彻底推向俄罗斯的同时,依然连续推出制裁措施,加剧了美土关系的信任危机。近来土耳其在叙利亚伊德利卜地区与叙政府军对峙,与俄罗斯关系也陷入紧张。有分析人士认为,土耳其虽然不断增兵并发出威胁,但实际上还得通过俄罗斯从中协调谈判解决。

另外,库尔德人武装问题一直是土耳其内政外交的一大困扰。近年来库尔德人在地区的影响力上升,被土耳其一些政界人士视为心腹之患。对库尔德人武装的态度和采取的行动,屡屡影响土耳其的周边外交,比如土耳其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关系。

而土耳其近来在利比亚问题上的强势干预也遭到该地区一些国家的反对,与埃及、阿联酋等国形成对立。

在可见的将来,面对国家实力、大国关系、安全局势等多种制约因素和不确定性挑战,土耳其的外交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的鸿沟或仍难以跨越。

来源:环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