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旭明:“美国继续火上浇油……”,瞭望智库
来源:美高梅官方网站66159 发布时间: 2020-03-02 浏览次数: 58

202032日,美高梅中东研究所潜旭明副研究员在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发表评论文章《美国继续火上浇油……》,全文如下:

美国继续火上浇油……

近日,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举行示威活动,反对美国提出的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同时表达对巴勒斯坦政府的支持。示威者向临近的犹太人定居点进发,随后与以色列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巴勒斯坦示威者向以色列军队投掷石块,以军则发射催泪瓦斯驱散人群。

此前,美国公布了所谓推动解决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的“中东和平新计划”,这份延宕三年之久的“世纪协议”,因美国中期选举、以色列大选几经推迟,终于正式出台。

在长达100多页的方案中,美方在耶路撒冷地位、巴以两国边界、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定居点等巴以问题的核心内容上,被指明显偏袒以色列,协议出台后随即遭到除以色列外的国际社会及多方舆论的批评和抵制。

1 巴以和谈30年兜兜转转

巴以和谈进程跌宕起伏、一波三折。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和谈进程,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曾取得重大进展。

1993年,巴以签署了《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规定巴勒斯坦最终地位的谈判将在199954日前解决。19965月,巴以开始就巴勒斯坦最终地位问题进行最后阶段谈判。其后,还出台了中东和平路线图阿拉伯和平倡议、协议框架等。

然而,内塔尼亚胡当选以色列总理后,一改“以土地换和平”的原则,提出“以安全换和平”,巴以最后阶段谈判停滞。

随着2014年新一轮巴以和谈的破裂和护刃行动在加沙地带重燃战火,巴以双方屡屡发生冲突,在耶路撒冷的归属、犹太人定居点、巴勒斯坦难民回归、巴以边界划定等棘手问题上分歧太大,巴以和谈一直停滞不前。

特朗普执政以来,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接连出手:先是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其后又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到耶路撒冷。特朗普计划重启巴以和谈,并交由总统高级顾问、其女婿库什纳和格林布拉特等人起草和谈的秘密文本。这份试图推动巴以双方实现最终和平的文件被称为“世纪协议”。

20189月,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表示,打算在24个月内发布这份和平方案。由于201811月正值美国中期选举,特朗普将协议推迟到20192月公布。随着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以色列议会并于20194月举行大选,美国再次推迟公布日期。

20196月,在巴林举行的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上,库什纳重点推介了世纪协议经济部分的方案,主要涉及在巴勒斯坦投资、兴建基础设施和解决就业等问题。其内容包括:在未来10年促成对巴勒斯坦超过500亿美元的投资,为巴勒斯坦人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将巴勒斯坦失业率降至接近个位数等。

特朗普宣称,该协议提出可行的两国方案,为双方提供双赢机会,将为中东带来“新黎明”。但巴方认为,该方案有损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拒绝参加研讨会和接受协议。

今年1月底,特朗普又宣布了世纪协议的政治方案。这份长达100多页的方案基本让以色列实现了它数十年来的大部分诉求,包括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承认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大约30%领土的主权。然而,根据该协议,数百万巴勒斯坦难民依然难以重返家园。协议仅同意部分难民回归未来的巴勒斯坦国,数量由以方决定,其他难民仍将继续居住在约旦等国家。

“世纪协议”部分内容很像内塔尼亚胡20001月出版的《持久的和平》第八章中的和平计划,该计划是他在1999年以色列大选失败后制定的,因而内塔尼亚胡称世纪协议实现持久和平的现实途径

与此相反,在协议制定过程当中,作为协议的一方,巴勒斯坦全程未参与讨论和拟定。巴勒斯坦被迫接受美方提出的“愿景地图”:一个分裂成多块、由高速公路连接的国家,以及确保新闻自由、选举自由、宗教自由、独立司法等一系列要求。因而,巴勒斯坦人绝大多数反对这一协议。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表示,巴方拒绝接受中东和平新计划,并将断绝与以色列和美国的“一切关系”。

2 特朗普在中东政策上破旧立新

特朗普政府从“美国优先”和“实用主义”出发,对其中东政策进行了调整:

一方面,美国在中东实行战略收缩,加大了对印太地区的战略投入;

另一方面,以打压伊朗为抓手,建立“阿拉伯版小北约”,拉近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打造“美国—以色列—沙特”反伊朗阵线。

特朗普政府将巴勒斯坦问题放在其全球战略框架中考虑,推出“世纪协议”,一方面取悦美国犹太利益集团选民,为其竞选连任造势,一方面借推动巴以和谈,拉近以色列和阿拉伯关系,营造有利于美国的战略环境。

美国国内政治层面对以色列的支持更多来源于对以色列的同情和好感。这其中既有意识形态、价值观因素,也有宗教因素,基督教福音派对以色列的支持甚至超过犹太人。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偏袒以色列,在国内政治上可守可攻,巩固基督教福音派的选票,为竞选连任打下基础。

不仅特朗普,副总统彭斯、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和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等高官也纷纷到访以色列。除了与以色列交流对地区问题的看法外,主要目的是进一步巩固美以双方的战略合作关系。在加强双方政治关系的同时,美国与以色列的军事合作也进一步提升。

但是,在巴以冲突仍然严重对立的背景下,特朗普对以色列的倾力支持必然遭到巴勒斯坦方面的强烈反对。

特朗普政府在巴以问题上遵照“美国优先”、“实用主义”原则推动单边主义,在巴以问题上极力偏袒以色列,推出一系列大胆的新举措。

201712月,特朗普政府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其后,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三大宗教发祥地,不仅拥有上千座犹太会堂、上百座教堂和几十座清真寺等,还保存着三大宗教极具符号象征性的圣物。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是巴以冲突的核心问题,耶路撒冷问题牵动全世界所有穆斯林的敏感神经。

此前,美国历届政府无论是在制定中东和平计划,还是推动巴以和谈进程中,对于耶路撒冷问题都采取谨慎表态的做法。美国国会1995年通过法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求设立美国使馆,但20多年来,美国历任总统对该法案都行使了豁免权,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或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特朗普一意孤行,不仅在法理层面上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而且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这是彻底抛弃了巴以问题上调停者的角色,在巴以矛盾的核心问题上彻底站到了以色列一边。

20193月,特朗普签署总统公告,正式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主权,承认以色列拥有阿拉伯国家被占领土。19811217日,安理会一致通过第497号决议:以色列将其法律、管辖权和行政机构强加于被占领的叙利亚戈兰高地的决定是完全无效的,并且在国际上没有法律效力。特朗普的一系列行为明显违反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违反了《原则宣言》和《奥斯陆协议》的相关条款,充分展示了特朗普政府推行单边主义,无视国际法的霸权行径。

3 地区战火重燃绝非危言

美国的“世纪协议”除了讨得以色列欢心外,在中东和国际社会引发普遍抗议和反对。

12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发言人迪雅里克,重申联合国继续支持用两国方案解决巴以问题的立场。欧盟、德国与俄罗斯等则呼吁巴以双方通过对话、谈判解决问题。

21日,阿盟召开紧急外长会议后发表公报指出,美国政府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未满足巴勒斯坦人民基本权利和愿望,违反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阿盟拒绝接受这一计划。公报强调,应以两国方案作为巴以和平进程的基础。

一些地区国家也相继发表声明予以谴责。

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所谓“中东和平新计划是一项吞并计划,旨在扼杀‘两国方案’,以及敲诈巴勒斯坦的领土”。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说,美国对巴勒斯坦人施加的计划是可耻的“世纪背叛”,注定要失败。

约旦外交部重申立场,即建立一个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并表示这是实现地区和平的唯一途径。

阿联酋虽然不承认以色列的国家地位,但派出驻美大使,出席特朗普“世纪协议”的发布会。阿联酋驻美使馆称,这份协议在“美国领导的国际框架下,为巴以双方重回谈判桌提供重要起点”。

沙特呼吁巴以双方启动直接对话,提出双方应在美国主持下,协商解决有关方案的分歧。由于耶路撒冷问题牵涉到整个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世界的共同利益,此前一度与以色列释放改善关系迹象的沙特与海湾国家,将有可能放缓与以色列走近的步伐。

从本质上讲,“世纪协议”是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历史性协议”。但对巴勒斯坦人来说,该协议根本上就是一个没有开始的协议,因为它在公布之前就被拒绝了。

鉴于当前的巴以关系,“世纪协议”根本不可能成功。特朗普政府在巴以问题上完全倒向以色列,使内塔尼亚胡政府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和措施,如加速东耶路撒冷定居点的扩建计划,增强对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虽然以色列在军事力量上对巴勒斯坦有绝对优势,但仍无法跳出非对称战争的陷阱,这些政策举措进一步激化巴以矛盾,使地区局势更为错综复杂,进而将色列置于更危险的安全环境当中。

面对以色列政府采取的强硬政策,巴勒斯坦两大派别在对以政策上将再度出现重大分歧,哈马斯将重新回到武装抗争的道路上,加大巴勒斯坦内部参与巴以和谈的阻力。

特朗普提出的“中东和平新计划”不仅没能给中东地区带来和平,反而使得地区复杂性增加,甚至可能使战火重燃。

此外,“世纪协议”建议“所有宗教”都可以在耶路撒冷这个伊斯兰教第三圣地祈祷。这一试图改变现状的做法,完全无视全世界数百万穆斯林和基督徒的感受,可能会激怒全世界穆斯林,从而给这一地区带来更多的冲突。

来源:瞭望智库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